BAZAAR

他不愧是“让14亿甲方满意的乙方”!

作者:时尚芭莎2020-06-16来源:时尚芭莎

他不愧是“让14亿甲方满意的乙方”!

“我好像从来都这样,想做个什么事,先不声张,悄悄做准备。”最近,张艺谋导演的现实主义题材新作《坚如磐石》曝出了首支预告。作为一部犯罪警匪片,不仅片中台词和剧情十分刺激,而且拥有让人“光看演员名单就想买票”的强大阵容:雷佳音、周冬雨、孙艺洲等人气、演技俱佳的优质青年演员,张国立、于和伟、陈冲等气场十足的资深戏骨以及李乃文、田雨、何政军、王迅等绝对实力派演员强势加盟,可谓是强强联手、看点十足!

不得不说,近几年的张艺谋导演似乎总在“偷偷”拍片,等大家听闻新作消息的时候,要不就是已经杀青了,要不就是预告片已经曝光了。

从《影》到《一秒钟》、《坚如磐石》、《悬崖之上》再到如今担任总监制的《我和我的家乡》,一部接着一部,他似乎就像永动机一样从不知疲倦。

如今的张艺谋导演已经70岁了,但是已是古稀之年的他依旧在不断挑战自己、突破自己。

在别人都在拍文艺片时,他开启了商业大片的时代。


2002年,一部《英雄》让观众看到了属于华语大片的时代,全明星的主演阵容,家国天下的宏大主题,震撼写意的特效以及冲击力十足的高饱和色调都刷新了观众的认知,这一年,张艺谋导演打开了中国电影商业大片之门。

而当别人都跑去拍商业片时,他又回来拍起文艺片,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张艺谋导演接连拍出了《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和《归来》等文艺佳作。

与此同时,片场之外的张艺谋导演也从来没有闲着。


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初次献礼的“北京8分钟”开始,他开始在电影导演之外的角色中展现出实力:《印象》七部曲,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式、2009年的建国60周年、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再一次的“北京8分钟”,2014年担任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主宣传片总导演,2016年美哭世界的G20晚会,再到2019年的70周年庆典。

从摄影到导演,从专注艺术片到投身商业片,从国内导演界的扛把子到成为国家盛典的总导演,他把东方浪漫和色彩美学用到了极致,是无数人心中货真价实的“让十四亿甲方都满意的乙方”。

不得不说,在专业能力上,张艺谋导演好像总有一种让人心安的感觉,盛事交由他手,所有人好像都不曾担心,这不仅是因为在他身上有一股“不办好誓不摆休”的劲,还有他对工作的执拗、狂热和认真。

拍《红高粱》的时候,为了表现剧情的氛围,他亲自带人去种出一块100多亩的高粱地;

为了一场戏中轿夫们颠着轿子踏得山道尘土飞扬的镜头,他硬是让大卡车拉来十几车黄土,用筛子筛细了,撒在路上;

在拍《菊豆》中杨金山溺死在大染池那一场戏时,为了给摄影机找一个最好的角度,更是为了照顾演员的身体,他自告奋勇地跳进染池充当“替身”,一次不行再来一次,直到摄影师满意为止。

在很多人眼里,张艺谋导演对于电影有着近乎偏执的狂热。


在拍电影《活着》的时候,他边拍摄边改剧本,每天收工后,主创人员齐聚一堂讨论后续剧情。


讨论的过程每次都大同小异,先是你一言我一语,大家各抒己见,说得热火朝天,但随着时间流逝,人声渐息,编剧芦苇哈欠连连,主演葛优睡眼惺忪,唯独张艺谋导演,他的眼睛跟探照灯似的来回扫射,看谁的眼睛睁着,他就接着跟谁继续侃侃而谈。

而在拍摄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时,作家毕飞宇担任编剧,他经常被张艺谋导演拉着讨论剧本,一谈就是到很晚。


有时候他困得不行就悄悄溜回宾馆躺一下,结果张艺谋导演直接一路“追杀”而来,对着坐在床上已是半梦半醒的毕飞宇接着讨论电影里的学术问题,围着毕飞宇的床打转,直到把毕飞宇说得近乎昏睡过去,他才怅然若失地离开房间。

对于自己的“玩命”,张艺谋导演曾说:“我们这一代人受的教育,不会善待自己。回想我的经历,一步一步碰上好机会,可比我有才的多得是!假如我还在浪费时间、虚度光阴,说不过去”。

在纪录片《张艺谋的2008》里,类似的场景也经常出现,无论是在会议室开会,还是在过道里、阳台上、房间里讨论,张艺谋导演都是那个说得最多、说得最久但却看起来又最不疲惫的人。

作为国家级的大项目,2008年北京奥运会总导演张艺谋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该有多大。

可他却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焦虑或劳累,反倒神采奕奕地、从容淡定地处理着一件又一件琐碎却异常重要的事情,他甚至在主导奥运会事宜的同时,还能兼顾着拍摄《满城尽带黄金甲》,出现了“这边一堆人讨论奥运方案,那边一堆人在拍打戏”的有趣画面,那时候的他恨不得把每一分钟掰成几半来用。


在记录片《张艺谋和他的“影”》里,我们也能发现他几乎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大多数的时间他要么在独自琢磨剧本,要么在和工作人员开会,要么就在拍摄场地认真导戏,他能对一个场景如何拍设计出多种方案,对一场戏要求“再来一遍”好多次,对拍摄现场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能迅速做出准确的判断与决策,在创作领域,他面面俱到,恨不得事事躬亲。

不仅如此,在每一部电影的拍摄期间,张艺谋导演不仅总有精力和主创讨论剧本或拍摄,还能在白天完成拍摄之后,当晚就完成剪辑,这种超乎常人的“工作狂”的的确确令人“闻风丧胆”,但同时,又不得不让我们生出一股由衷的佩服与敬意。

张艺谋导演这种“工作狂”的表现不仅仅是他对于电影极其浓烈的热爱与执着,更是他认真、专注、投入态度的诠释,这样的创作者其实更像是一名劳作者,认真地在电影的土壤上勤劳耕耘。

其实,无论是早期电影的经典,还是后期作品的争议,张艺谋导演以将近每年一部电影的产量不断地为华语电影输出或具有现实意义、或具备探索价值的作品。

这些作品要么关注当下社会最切中现实的问题,要么聚焦人性里的欲望与尊严,要么尝试新电影类型与技术,要么探索创新的拍摄模式与合作模式,在经典与平庸之间,他以一种似乎从不满足的姿态持续地创作着。

尽管不同的人对不同的电影有着不同的理解与评判,但作为导演的张艺谋,作为电影人的张艺谋,在他从影四十多年的电影生涯里,他不断变化的是对新事物的尝试与探索,始终不变的则是对电影工作的狂热与执着。

也许一直以来外界一直在试图定义张艺谋,但他却只想以自己的方式拍出自己想拍的电影,不计较时间成本,把时间和心血花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这不是很“燃”吗?


其实,每个生命的过程如同一卷白纸,如何描绘事在人为,也许我们只看见张艺谋导演风光的面貌,却不知道他每晚熬夜剪片、双目通红的模样。

他总说自己被时代眷顾才有今天的成就,但时代其实很挑剔,它只眷顾那些足够拼搏的人啊!

左滑动进入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时尚芭莎 时尚芭莎 TA 的主页
下一篇 上一篇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