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AAR

魏书钧:摄影机下最好的位置

作者:时尚芭莎2020-12-23来源:时尚芭莎

魏书钧:摄影机下最好的位置

“2020年是电影行业的新节点。特殊时期带来的行业创伤和随之而来的秩序重组,构成当下,也是电影未来的起点。《时尚芭莎》电影组和6位青年导演聊了他们的处境、创作,以及所面对的新秩序。他们是科班出身或非科班出身,是纪录片、剧情片和作者电影的创作者。这是当下电影环境里仍有多元的作品诞生的佐证,在行业面对这些新导演的时候,他们的电影观念、创作母题和成长路径同样构成新鲜血液和电影工业体系之间的呼应。年轻的导演、新作品,这是电影未来可能性中的一种。”

(左起:

捻丝大衣、银丝衬衣、条纹西装长裤均为 Emporio Armani

皮质踝靴 Dior

翻领西装外套、阔腿西装长裤 JW Anderson

绑带高跟鞋 Givenchy

双翻领西装外套、西装长裤、金属头皮靴 均为 Givenchy

拉链衬衣 dunhill

斜纹翻折式Trench风衣、直筒长裤、方头皮鞋 均为 Burberry

压纹皮质夹克、褶皱长裤 Giorgio Armani

皮质高跟踝靴 Giuseppe Zanotti

银丝西装外套、银丝衬衣、银丝西装长 均为 Emporio Armani

皮质踝靴 BOSS

魏书钧:摄影机下最好的位置

2020年,魏书钧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导演:两年前,他的短片在戛纳电影节拿过奖,即将上映的长片又在戛纳提了名,令行业瞩目。

录音行业有两个笑话。第一个关于网上流传的gif图:录音软件一般把数字3设置成record快捷键,动图里一只狗在重复按3。还有一个是电影片段:一个录音专业的学生带室友出去接活儿,教他用话筒——你按个钮它就开了,再按这个钮就关了。室友大吃一惊:“就这个东西他们让我们学4年?!”

第一件事是导演魏书钧讲的,他大学学的就是录音专业。第二个片段出现在他的长片《野马分鬃》里。

魏书钧,1991年生,北京人。14岁开始当演员。他长相端正,声音也过关,后来考大学家里人给他规划的也是台前专业,考传媒大学学播音,以后做出镜记者或者是主持人。

毛呢大衣 Gucci

拉链衬衣 dunhill

他第一部戏叫《网络少年》,里边演一个叫蓝洋的电脑高手,剧组的工作氛围挺有意思,管小演员也叫老师,“蓝洋老师请”。读台前专业需要艺术合格证,考朗诵诗歌、播新闻、即兴评述,他没培训就考过了。但这两件事他都不太喜欢,因为“被动”。

2009年,魏书钧考上了传媒大学,学的是音响导演专业,概括讲,就是录音。招生的时候他到学校里看专业简介,海报上戴耳机的师哥挺帅,他也会点儿音乐,觉得学这个方便点。录音他是喜欢的,有自己的创作空间——虽然不易被人察觉。但后来没做这个行业也是因为“被动”。

西装外套、衬衣 BOSS

那时候魏书钧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但具体想干什么也没那么清晰——他的上一个职业理想大概是小时候想当侦探。大学的时候,佳能的5D相机特别流行,不论什么专业的学生都爱拍片子。他看了很多电影、进剧组做过场记和副导演,还试着拍了一个说唱纪录片,一直没剪出来。

时间跨到2020年,魏书钧为人所知的身份是导演:他的短片在戛纳电影节拿过奖,长片又在戛纳提了名,行业瞩目。

魏书钧出席戛纳


短片拿奖是两年前的事。那年4月他正写一个叫《野马分鬃》的新剧本,本子写到第四稿,联合编剧、摄影师都住在他家,一场戏一场戏地聊,聊不动了就去打球。魏书钧在篮球场上收到一封邮件,通知他的短片《延边少年》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他看了好多遍邮件,半信半疑。大概一刻钟之后,从巴黎打来一通电话,对方用英语恭喜他入围:先不要对外宣布,两天后官方会开新闻发布会,欢迎你来坎城。那天晚上他们本来也要聊剧本,互相说别那么浮躁,但去了咖啡厅剧本都没掏出来,一直聊去哪儿订西服。

《延边少年》海报

投片的时候魏书钧只想表个态——魏书钧听说戛纳电影节要从3000多部短片里选100部,再从100部里选20部,最后入围的只有8部。会由评审团专门评选。

魏书钧把片子的主创都带到了电影节,拍片的时候大家没拿钱,有好事了他想让他们都来。戛纳电影节特别隆重,看晚场电影要穿正装,他们住在一个半山腰的小酒店里,每天穿着礼服皮鞋特着急地赶场看电影,到哪儿都是一小撮人。


《延边少年》剧照


起初魏书钧没觉得怎么样,也不觉得自己能拿奖。颁奖前组委会做了一个沙龙,把创作者聚一起,8部短片来自8个国家,魏书钧突然感觉在“历史小小的舞台上”,自己有点代表中国队。忐忑,也有点自豪。


另一次忐忑是在主竞赛单元的颁奖晚会。魏书钧迟到了,短片入围的导演要在一间办公室里集合,等着走红毯。他记错了时间,在马路对面吃汉堡的时候发现自己晚了。路封了,魏书钧越过人群一路飞奔,去特别远的地方掉头过马路。其他导演已经离开了房间,留下送票的人嘱咐他:短片有两个奖项,第一个是“special mention”,获奖者起身致意不用上台;短片金棕榈奖得主才要上台发言。上了红毯,另一个工作人员又把这件事说了一遍。那时候有点预感了。颁奖典礼上,组委会特别要求魏书钧坐在过道靠里的第二个座位,不能跟别人换。剧组的人说“老魏肯定是有奖”——这一排是摄影机下最好的位置。2000多人的大厅里,魏书钧又开始忐忑,剧组的人给他拍了照,脸巨红。

西装外套、衬衣、西装长裤 均为 BOSS

肩头皮鞋 Christian Louboutin

2018年5月,片长15分钟的《延边少年》在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special mention”,短片特别提及奖。这是整场典礼第一个揭晓的奖项,主持人上台讲法语,魏书钧听不懂,突然一个游机跪在旁边对着他拍。那年魏书钧27岁,经历了一个不小的转折。

得奖之前算是低谷。魏书钧本科毕业没做导演,“拍电影是花钱的事,得先赚点”。他开了传媒公司想承办晚会,国家政策变化,业务没了。他们在四合院里吃火锅,瞎玩了两年。网络真人秀、广告、宣传片、活动庆典魏书钧都弄过,也拍过活儿,自己不愿意提的那种。“互联网的记忆抹不去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延边少年》剧照

2015年,他退出公司回母校读了研,系统地学电影。短片《延边少年》是魏书钧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创作起点。他看韩国电影《黄海》知道了延吉:复杂的文化和地缘政治、人口外流。魏书钧去那里玩了一周,回来想了三个故事:一个讲脱北者,一个讲在延吉工作的朝鲜女性,最终选择了这个朝鲜少年去城市寻找父亲的故事。


魏书钧从戛纳回国,有很多资方找他,问的问题都差不多:“有没有新的长篇的剧本在做?”魏书钧和阿里影业达成了合作。制片人柳青伶是魏书钧本科时期的师姐,她拍研究生毕业作品的时候魏书钧在里边做录音。另一个原因是对方项目决策做得很快:魏书钧发出的剧本是《野马分鬃》,十几天就通过了。

《野马分鬃》海报

迄今为止,魏书钧在采访里两次听到记者提起一本青春小说《草样年华》。其中一次是现在,记者说,这是一个很野的青春故事。

这是魏书钧的首部院线长片,让观众认识导演魏书钧的作品:一个学录音的男孩,在社会化进程里经历的事情。从车进入“阿坤”的生活开始,到车离开他。阿坤要去真正的草原,没去成,车被卖掉,留在草原。

《野马分鬃》剧照


魏书钧说,不能因为制作成本上来变成纯粹的商品或者娱乐电影,严肃地把它当成作品来拍,电影的气质是自然朴素的。“今天描述一部电影的时候,往往没有这个维度,但恰恰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魏书钧携《野马分鬃》男主角周游出席平遥影展

电影在戛纳电影节入选了“戛纳2020”片单。男主角周游在平遥国际电影展拿下了最佳男演员奖。这次也是高兴的,但电影的字幕翻译还没做完,魏书钧没高兴多一会儿就又投入工作了。

《野马分鬃》剧照

魏书钧的感觉,国内电影环境里年轻人机会越来越多:“国内创投太多了,一年有二三十个创投,每个创投比如说有20个项目,那就是400个新的项目,对吧?”行业无论看涨还是看衰,都不是个体能左右的——大浪淘沙会把更纯粹的东西留下,边边角角的会慢慢地淡出舞台。

眼下他的新片已经建组,正在湖南筹备。剧本是被推荐来的。自己做编剧的另一部长片《白鹤亮翅》计划明年下半年开拍。

他对自己的期望呢?“在中国,盘子的体量上来了要平衡的东西更多。我(希望)还能保留有态度的部分,底线或者说是原则。”

排版/徐溢韩

左滑动进入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时尚芭莎 时尚芭莎 TA 的主页
下一篇 上一篇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