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AAR

国漫的未来,时间会给你答案

作者:时尚芭莎2020-12-23来源:时尚芭莎

国漫的未来,时间会给你答案

《画江湖》系列又出新剧了!

全新赛车主题动画《画江湖之轨夜行》已于11月10日正式开播,目前更新至第6集。

不了解国漫的朋友可能对这部动画作品并不熟悉。

2014年,由北京若森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出品的《画江湖》系列动画开播,成为了继2007年,中国第一部3D电脑动画《秦时明月》后的又一骄傲。三维立体的人物造型、精致的画风以及复杂热血的故事情节深受动漫迷的追捧。

连载至今,《画江湖》系列包括了《不良人》《灵主》《杯莫停》《换世门生》《侠岚7》《轨夜行》(上映中)6季动画剧集及电影《风语咒》。作品数量之庞大,可谓是吸粉无数,在国内二次元动漫圈里无人不知,各大动漫比赛的舞台上,也经常看见其身影。

故事从《画江湖之不良人》开始,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描述了交织着战乱与黑暗的唐末乱世,黄巢起义、朱温篡位、李氏族诛、友珪弑父、沙陀争霸等著名的历史事件和民间传说贯穿于其中。

唐朝末年,心存歹念的朱温兵变造反,成功地取而代之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大唐李氏一族遭此重创,和官府神秘组织“不良人”一起销声匿迹。


皇子李星云逃过劫难,和师妹陆林轩跟着师父阳叔子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当李星云和陆林轩再度踏入江湖之时,两人遇见了通文馆少主张子凡和侍女姬如雪,四人被卷入了各大势力明争暗斗的旋涡之中......

几位主角于乱世里经历了青春与爱情、背叛与忠诚的沧桑变幻、悲喜轮回,最终成为了终结这个时代、开创新纪元的决定性力量,是一段浪漫辉煌的中国式武侠历史传奇。也正是因为这部《不良人》的成功,《画江湖》系列从此开始了它的辉煌历程。

除了《画江湖》系列,另外值得一提的国漫作品无疑是2011年上映的《魁拔》了。

平静安详的元泱境界,每隔333年,总会有一个神秘而恐怖的异常生物魁拔重生。魁拔的每一次出现,都会给元泱境界带来巨大的灾难!在天地两界各种力量的全力打击下,魁拔一次次被消灭,但又总是周期性出现。


魁拔纪元1664年,天神经过精确测算后,在第六代魁拔苏醒前对其进行毁灭性打击。但由于一个差错导致新一代魁拔逃脱了致命一击。很快,天界魁拔司和地界神圣联盟均探测到了魁拔生还的迹象。因此,找到并彻底消灭魁拔,再一次成了各地热血勇士的终极目标。

这部动画,在上映后一举获得了第19届白玉兰奖最佳中国动画片、第8届金龙奖最佳动画长片及第9届华鼎奖最佳动漫影片等大奖。

如今,在日漫、美漫当道的二次元世界,国漫也渐渐引起了动漫迷的注意。而“国漫崛起”也是国内漫迷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了。


那么,国产动画到底是如何崛起的呢?

1


中国动画第一次震惊世界,实际要追溯到79年前了。

1941年,万氏兄弟创作的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在上海诞生,就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晚了四年。而且,《铁扇公主》也是亚洲的第一部动画长片,如今漫画风靡世界的日本,也是1958年才推出第一部动画电影,题材还是取自中国的民间传说《白蛇传》。


《铁扇公主》的创作年代极为特殊。
当时,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一听说上海要制作动画长片,万氏兄弟二话不说,冒着生命危险秘密回到上海。
战争时期的条件艰苦,投资方新华影业公司经济状况不佳,只能低价请来几十个美术专业练习生帮忙,还拖欠了工作人员几个月薪水。
只懂中国皮影戏和走马灯的万氏兄弟,挤在狭小低矮的亭子里钻研动画,他们唯一的贵重物品是从旧货摊上买来的一个破摄影机。

中国动画的开创者万氏兄弟:万古蟾、万籁鸣、万超尘

1926年,在万氏兄弟无数次试验失败的摸索后,中国第一部动画片《大闹画室》,终于在上海这个仅有7平方米的亭子间里诞生。
中国动画的故事,就这样静静地开始了。
1941年9月,《铁扇公主》在上海如期上映。
这部时长80分钟的电影,用完整的故事情节还原《西游记》中的经典故事。孙悟空、猪八戒、铁扇公主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给经历战争的人们的生活带来难得的欢乐。

《铁扇公主》在亚洲各国广泛传播,收获了大批粉丝,其中有一位粉丝便是日后创作了《森林大帝》《铁臂阿童木》等作品,被誉为“漫画之神”的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
手冢治虫多次表示,自己在少年时代受《铁扇公主》的影响走上了动漫创作的道路。
《铁扇公主》是中国第一代动画人的初心。正如万氏兄弟所说,动画片不仅仅是供人观赏和娱乐的消遣品,它与当时的现实紧密配合。

2
20世纪80年代,随着经济发展,电视逐渐普及,外国动画片蜂拥而至。米老鼠、唐老鸭和蓝精灵等卡通人物进入老百姓的生活,霸占了人们的电视频道。
1981年,日本动画《铁臂阿童木》带着熟悉的旋律漂洋过海登上中国电视荧屏,这部动画的作者,正是当年因《铁扇公主》而走上漫画创作道路的手冢治虫。
那时的孩子爱看的还有《七龙珠》《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美少女战士》。在此后三十多年里,国漫一度毫无还手之力。


有人问,为什么国漫总是崛而难起、复而不兴?这个问题很难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毕竟用崛起绑定“出道即巅峰”的国漫,确实太不合适了。

中国动画在惊艳世界后迅速没落,可中国的动画人难道没有努力过吗?其实他们从未放弃,一直在苦心孤诣地探索。
1984年的《黑猫警长》可谓是风靡一时。黑猫警长率领警队,逮捕动物界犯罪分子、侦破案件的童话故事至今让80、90后的孩子记忆犹新。
短短5集,涵盖了多种优秀动画的要素,童话、科普、警匪、爱情,现在还有观众发现黑猫和白猫的基情满满,对动画的审美也是与时俱进。
遗憾的是,《黑猫警长》在第5集片尾打出“请看下集”后,至今再无后续。
1999年的动画版《西游记》,至今仍是央视动画作品的最高水平,知名度堪比86版电视剧《西游记》。

2001年的《我为歌狂》,上海美影厂尝试校园音乐题材,在当时差点儿颠覆国漫,打破了中国动画市场题材单一的局面。不过,由于涉及青少年青春期叛逆的问题,这部动画被举报下架,直到近年才推出续集。

2006年的《虹猫蓝兔七侠传》,如今再看完全就是一部制作精良的武侠剧。之后,同一团队又创作了《神厨小福贵》,将一个老少咸宜的励志故事设置在近代的深刻背景下。


可老一辈的动画人退出舞台,新一代的动画人羽翼未丰。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期里,中国动画带着低龄、幼稚、无聊的标签。

进入21世纪,电视上的中国动画更多是《熊出没》和《喜羊羊与灰太狼》这样的低龄题材。


已故“葫芦娃之父”胡进庆曾谈及《喜羊羊》等国漫时委婉地批评:“虽然对白、编排都不错,但动作太简单,虽然能赚些钱,但艺术生命力不会太长。”
亲眼见证过中国动画辉煌的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更是痛斥道:“对于中国动漫,我失望至极,无以复加。”

3

中国早期的漫画,似乎都在满足特定时代下的需求,相较于更具娱乐属性的日漫来说,并不占优势,而且从大环境上看,也缺乏进行动画化以及周边开发的产业条件。

这种长久的不平衡状态,在近十年来才开始改变。

于是我们看见了,《狐妖小红娘》《从前有座灵剑山》《快把我哥带走》《画江湖》等漫画被改编成真人电影电视剧,似乎在资本的影响下,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实际上,中国不是没有实力强劲的动漫公司,但这些公司宁愿参与日漫的制作,也不愿为国漫添砖加瓦。在日本,动漫产业有着完善的体系、规范的制度,其实国漫想要复兴,邻国日本或许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榜样。

美国动画巨头皮克斯公司的总部,有一间专门的游戏房。在这间屋子里,工作人员可以如孩童般游戏、娱乐,以此来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


皮克斯的动画电影从不进行成人或少儿的定位,而是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幻想世界呈现在观众眼前,由他们自己挑选。孩子在其中看到了丰富的想象和轻松有趣的冒险故事,成人则在其中偶遇了成长过程中遥远的美好记忆,唤醒了早已丢失的童心。

2015年,一部被《人民日报》点名为“中国动画电影十年来少有的现象级作品”横空出世,这便是《大圣归来》。


4年后,另一部中国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以惊人的速度挤进了内地票房总榜前十。


而今年国庆黄金周,国产动画《姜子牙》上映2天,票房达7.1亿元。

很多观众感慨,真正属于国漫的时代是不是要到来了?
殊不知几十年前,其实国漫已经开创过神话,只是那个故事在最辉煌的时刻戛然而止,一直在等待着年轻动画人去续写传奇。
中国动画曾经站在世界之巅,也曾经在山脚下望天兴叹,如今年轻一代已经可以接过前辈的旗帜了。
对于国漫的未来,相信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相关资料及图片来源于网络

左滑动进入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时尚芭莎 时尚芭莎 TA 的主页
下一篇 上一篇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