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AAR

《神探大战》导演韦家辉:刘青云“深不见底”

作者:时尚芭莎2022-07-27来源:时尚芭莎

《神探大战》导演韦家辉:刘青云“深不见底”

我还是想拍一部真正属于香港的电影。

韦家辉不喜欢在开拍前完全确定故事的走向和结局,他相信作品和角色都有自己的生命力,有它们发生和发展的自我逻辑。拍了几十年电影,周围人懂他、撑他,帮他把一切不可能变成一部部作品,所以他想,为什么不能更大胆一些,试一些没那么有把握的东西?

《神探大战》的故事很“香港”,“不管是借用的那些著名案件,还是曾经‘九龙皇帝’曾灶财的涂鸦,都是属于一个时代的香港集体记忆。” 更是在一度低迷的2022年暑期档一举夺得超过六亿元的票房。

这是韦家辉告诉我们的关于电影《神探大战》创作前后的故事。

韦家辉,中国香港电视及电影编剧、导演、监制。1981年加入香港无线电视编剧训练班,担任TVB电视剧编审,1987年晋升创作总监,1989年成为监制。代表作有《义不容情》、《大时代》等。他曾十次获得香港金像奖提名,两次获奖。1995年他首次执导电影《和平饭店》。1996年与杜琪峯创建银河映像,在银河映像的首部作品为《一个字头的诞生》。2008年与杜琪峯合作的《神探》被誉为“港片之光”。其它电影代表作还包括《瘦身男女》、《大块头有大智慧》、《毒战》、《盲探》等等。

2007年拍电影《神探》的时候,我最初想讲一个警察,他很厉害,可是精神状况有些问题,结果电影变成了另一个故事。我很喜欢最开始那个想法,心里一直没放下,到2016、2017年的时候又想拍,但《神探大战》还是偏离了原来的设想。《神探》和《神探大战》完全是两种风格的电影,但其实都源自同一个始终没被拍出来的故事。

杜琪峯和韦家辉共同执导的电影《神探》
脑袋里有故事冒出来的时候,我不会轻易动笔写下来,因为它们会不停地飞出来,我也会任由它们飞。当然会有一个雏形,我会告诉电影公司和投资方我想拍一个怎样的故事,也会向相关人员描述它的概况,定下整体的“骨架”后,我再往里面填细节。
我做过编剧、导演、监制,对我来说最简单的还是我的老本行——创作。我看东西快,想故事很快,写出来的东西质量也不差,哪怕时间紧迫、发挥空间不大,我都可以完成——反正拿去给别人拍,自己这里的压力就小些。其他那些工作就一个比一个难,你要告诉别人这是怎么回事,或者怎么花这笔钱,净收入多少,损失又有多少……这些都要计划。而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拍着拍着就脱离了原来的蓝本。

有时情节已经反复推敲过许多遍,但到了现场,突然会有新的灵感来临,或者演员进入状态后,你突然发现不应该这样写。一切都在提醒你,原来的设计不是最合理的情节,或者这不是最合适的环境。这就是创作的一部分,我觉得每一部电影,或者说每一个创作都有自己的生命,要给予它们充分的尊重。
一边写故事的时候,我一边会设想这个角色属于哪个演员,他们会一个个自动出现在我脑海里。我习惯花好几个钟头看心目中适合角色的演员的照片,或者去相应的环境里探访,这样我会更清楚故事的走向。我不喜欢开拍前就全部定死结局,拍摄过程会返回给导演或者编剧一些不同的想法,开拍了,很多事情你才知道怎么做。

宝马和大理石

我不希望演员对着剧本照本宣科、过分依赖技巧,而希望他们可以调动荷尔蒙,这样引发的效果一定是最新鲜、最“猛”的。

拍《神探大战》之前我已经有十几年没拍过刘青云了,但我们没有坐下来先交流一下近况之类的。我拍戏的习惯是大家不要聊太多,我和刘青云合作过那么多次,知道他是怎样的演员、会以怎样的状态入戏。演员和角色才是最贴近的人,角色也有自己的生命,角色会告诉演员,今天这样做会更好看,但那样做不合适。

排练多了就会“假”,我追求的是一种新鲜感。
我不希望演员对着剧本照本宣科、过分依赖技巧,而希望他们可以调动荷尔蒙,这样引发的效果一定是最新鲜、最“猛”的。这次有许多临场的“飞页”(新增的台词),比如林峯扮演的方礼信和刘青云扮演的李俊在审讯室的对峙,开拍前两位演员才拿到剧本,对白很长,一边拍一边改,彼此都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演、会怎么反应,那种角力感会聚起一种“气”,后来呈现的结果就充满了张力。

刘青云很了解我,他知道不管事先讲得多仔细,开拍后可能都会变。但这也是刘青云特别厉害、让我特别珍惜的能力,他不需要那么多“预告”。
以前我就觉得他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演员,好像一种奇迹:他能把任何你想到的东西都演出来,我常常觉得,人生里能遇到他这样的演员,真是莫大的幸运。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可以再用力一点,给他更难一点的要求,把他逼得更狠一点。他像一匹宝马,你推它、鞭打他,他却越跑越快,你不知道他是否还有更多的潜力,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控制他。我从来不会担心他是否会承受不住我的要求,反而会觉得下次可以更进一步。
这次刘青云扮演的李俊可以和别人认为“不存在的人”对话。那些对白对别人来说可能很不正常,但他自己相信那些是真实发生的。这个世界其实并非真的那么理性,我也会想,是否每个人心里其实都存在几个声音?

我很偏爱“悲剧英雄”。在这个社会里最舒服的生存方式,就是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以前有人意识到,地球不是平的,也不是宇宙的中心,他们知道这是真相、想告诉别人,但他们的下场可能会很惨。这样的人很有魅力,我很喜欢这样的角色。

在《神探大战》里,“相信”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这个主题在我以往的很多作品里都有重要的意义,比如《义不容情》。许多冲突发生的前提都是你究竟相信什么?你深信不疑的事情,万一是错的呢?万一别人根本不认同呢?

比如蔡卓妍扮演的陈仪,她自认为很幸运,遇到了天使一样的老公,但很快一切都天翻地覆,其实她遭遇的是一个魔鬼、一段梦魇。方礼信这个角色,要帅,要符合女生心里好老公的标准,外形来说很容易就会想到林峯,但这是一个很难的角色,有反转,